一代巨头Fitbit将被卖掉,谷歌或是最好的接盘侠

新闻资讯 阅读(1043)
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with 0 out of -1 bytes received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with 0 out of -1 bytes received

紧接着Fitbit创始人James Park在看到乔布斯用iPhone 4开启了智能手机时代之后,也推出了终结计步器的产品Fitbit Flex。在升级了更多传感器并能记录更多数据的同时,其提供了与手机APP交互的无线数据同步功能,因此也衍生出了富有社交属性的成就和勋章系统。

早在2014年,Fitbit在可穿戴市场的份额就高达45%,全年出货量实现1090万台,付费活跃用户数则达到670万。因此当时在IPO招股书中其也骄傲的宣称,“our brand becoming synonymous with the connected health and fitness category(我们的品牌是健康和健身的同义词)”。

苹果与小米的入局,让Fitbit无力招架

事实上,2014年算得上是Fitbit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在高歌猛进的同时,高处不胜寒的Fitbit也逐步变得傲慢起来,其在这一年中推出的新款智能手环Charge出现了部分用户皮肤过敏的现象,但在面对这种产品负面问题时,Fitbit给出的回应居然是,“问题并非因为手环的质量,而是由于用户自身的汗液或者水所造成”。

不过这种不把用户放在眼里的做法,并不是Fitbit走到今天的重要原因。在这一年中,以性价比闻名的国内品牌小米入局这一市场,苹果则看上了智能手表业务,并推出了Apple Watch,因此Fitbit在智能可穿戴市场的两大分支中也都迎来了强力挑战者。

在智能手环市场,面对动辄上千元的Fitbit,小米手环仅为百元左右的价格,很快就吸引了大量的价格敏感型消费者,出货量更是在不到1年时间里就达到280万,市场份额几乎是瞬间就从0到了24.6%。而在利润相对较高的智能手表方面,Apple Watch初代尽管产品力并不算优秀,但显然其顶着苹果的LOGO,就天然具备了溢价空间和广阔的用户基础。

因此在这里回过头来看看上文提到的财报数据,在产品价格比下不如小米,比上又不如苹果的情况下,Fitbit能够维持缩减净亏损,靠的不断降价或是推出廉价版产品来维持。比如说今年表现不佳的Versa Lite智能手表,对于Lite版显然大家都很清楚,这就是一个用砍配置和功能来缩减成本降低售价的版本,但问题是Versa Lite显然阉割得太过,除了基本的睡眠和运动追踪功能之外,NFC、Wi-Fi、音乐播放、防水功能全被砍掉,基本可以看做是一个屏幕更大的智能手环,因此也难怪消费者不买账了。

但Versa Lite只是Fitbit近年来应对挑战的一个缩影,其之所以在面对小米与苹果的竞争时显得力不从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后者都是体系化作战,手环/手表背后是以智能手机为核心的智能应用生态,而Fitbit却并没有,反而选择了自研的Fitbit OS,其单打独斗的后果就是在软硬件结合方面走得十分艰难。尽管三星与Fitbit在这一领域一样采用自家Tizen系统,但前者可以说Android阵营中的领头羊,并且是谷歌亲密的合作伙伴。

除了谷歌可能没人能够接Fitbit的盘

至于说为什么CNBC和路透社都会认为谷歌最后将接盘Fitbit,其实原因再简单不过,因为如果其不接盘的话,放眼全球可能没有一家厂商这个接盘的能力。目前在移动设备市场上,已经是iOS与Android二分天下,第三方能够出来搅局也将是很久之后的事情,而苹果已经有自己的产品线,谷歌则并没有类似的产品。

借助Fitbit进入智能可穿戴市场,对于谷歌来说显然是个不错的选项。特别是这家可穿戴设备厂商的股价已经从60多美元跌落到4美元。同时Fitbit过去数年里在行业中积累的经验,对于谷歌推出自己的智能手表产品也很有帮助,这就如同此前谷歌收购HTC的手机团队一样,Fitbit也或将能够帮助谷歌捡起在2016年就放弃的Pixel Watch。

除了硬件业务之外,Fitbit的软件业务资产对于谷歌而言也有一定的吸引力。当初面对激烈的竞争,Fitbit选择向医疗领域进军,其APP有着多达2700万的活跃用户,还并购了大量医疗健康数据公司,还与多家医疗卫生机构建立了伙伴关系。

因此无论怎么看,相比与奢侈品牌联手推动Wear OS,借助奢侈品的格调来拔高Wear OS设备的定位,谷歌用收购Fitbit的方式借机孵化自家的Pixel Watch,显然将更具可行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