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裁军大使攻击中国发展反卫星武器 中方驳斥

新闻资讯 阅读(1728)
?

约故意回避反卫星武器问题。裁研所的西方专家赞同中俄草案,称该草案缺乏有效的核查措施,并单方面促进西方的空间索赔。针对上述论点,李松大使驳斥了长篇形式的即兴演讲。

爵士:

首先,我坚决反对美国大使对中国国防政策和国防建设的无理指责。我们永远不会接受这样的指责。自从今年1月回到裁谈会工作以来,我全面阐述了中国的国防政策和军控政策。我想重申,中国一贯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致力于和平利用外空,积极倡导和促进国际社会立即开展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的工作。在外层空间,并致力于防止外空武器化。外层空间军备竞赛的国际法律文书。中方的上述政策,主张和措施充分表明,中国从未使用武力或武器系统寻求外空霸权的战略或计划。

中国和国际社会成员如此重视外层空间问题的原因长期坚持不懈地坚持裁谈会谈判缔结一项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的国际法律文书,一方面是因为外太空技术的迅速发展。航空安全涉及国际社会每个成员的合法安全利益以及所有国家更广泛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利益。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奉行寻求外国太空霸权的战略。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超级大国,美国如何看待外太空,它想在外太空做什么,有什么样的战略规划,发展什么样的军事能力,特别是在其他国家威胁太空资产的能力,是最引人注目的。可以说,美国在外层空间的每一次行动都具有全球影响。我不需要在这里重复美国的外空战略,因为每个国家都有很多资源和许多机会可以从这个国家的重复宣言中理解,特别是政府进一步加强的外空军事化战略,包括建立外层空间部队。而外太空司令部则有很多这样的举措。我想借此机会向裁研所的专家询问裁研所是否也在关注这一趋势。作为一名专业的太空专家,您如何理解美国外太空战略和外空武器计划的有害影响?你在这方面做研究吗?

在不久前美国作为裁谈会主席主持的全体会议上,我在发言中指出,中国不是美国,中国不会成为美国,中国不会采取美国的核战略。这句话也适用于外层空间问题。中国永远不会把外空作为自己的领土,像美国一样,把所有其他国家的外空活动视为对自己的威胁,或以此为借口推动这一外国空中霸权战略。我想向美国大使提出两个问题。首先,他是否完成了他在指责中国时所提到的测试活动或所谓的武器发展计划?有这样的计划吗?很长一段时间,无论是冷战期间的军备竞赛,还是冷战结束后的几年,美国的这种活动或计划有多少?第二,我刚才所描述的那个国家,从多边军备控制的角度来看,它寻求外层空间的霸权,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和外层空间的安全,如果它不是美国,而是另一个国家,美国建议回应什么样的答案?

c44f-ichcymw2724768.jpg

李松是中国特命全权代表大使,是中国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常驻代表团的官方网站。

先生,

约草案,中方作为共同提案国之一,当然知道它不是灵丹妙药,不可能全面解决所有与外空有关的问题。对全部。我们理解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关注点和想法。我只能说中俄提案有其独特的逻辑。我们欢迎裁谈会各方参与讨论并提出建议。美国曾在裁谈会提交一份工作文件,质疑中国和俄罗斯的草案。中国和俄罗斯也以工作文件的形式全面回应了美国的担忧。我们今天在美国大使的讲话中看到美国的上述做法和中俄草案的评论,因为美国愿意参与草案的讨论。

约。我们还多次表示,中俄草案不是裁谈会对裁谈会进行实质性讨论的唯一依据。我们无意将草案强加给别人。由于裁谈会的政治因素和国际安全形势的复杂性,特别是在大国采取抵制中俄草案的情况下,裁谈会难以就外空问题开展实质性工作。

我们高兴地看到,联合国预防外层空间军备竞赛政府专家小组作出了卓有成效的努力。今年为期两周的专家组会议是除了裁谈会关于外层空间问题的专题讨论外,今年在日内瓦在外层空间领域开展的另一项重要工作。中方派政府专家参加了会议。与会同事告诉我,这是多年来联合国在外层空间进行的最深入,最实质性的讨论。这个专家组本可以通过最终报告,但由于一个国家的独家反对,它没有达到目标。这个国家又是美国。在这里我想问一下美国大使,美国有什么理由阻挠这项重要工作?我听说因为美国的担忧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有什么问题呢?美国是否想要添加任何内容,或者您想让此报告通过?我要强调,虽然联合国政府专家组的报告未得到一致通过,但其价值得到了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的承认,并受到裁谈会大多数成员的重视。

约谈判达成协议,至少也可以开展实质性工作。本着专业精神,实事求是的精神,成员国的立场,关切和意见得到充分尊重。我相信我们可以在联合国专家组的基础上开展工作。与此同时,我们将尽快围绕外层空间问题开展实质性工作,为今后开始谈判做好准备。

先生,

约的进程。我们越是遇到强国的抵抗,就越要坚持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的目标。并在CD中做所有事情来实现它。我相信这是裁谈会大多数成员的愿望和声音。中国代表团将继续坚定不移地为此而努力。

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