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炜:斑斓的《楚辞》,瑰丽的南国

新闻资讯 阅读(879)
?

张炜:斑点《楚辞》,壮丽的南国

华丽《楚辞》

《楚辞》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宏伟的个人创作。它诞生的时间和空间通常被称为“战国”。屈原是这段历史的深刻参与者,既是受伤者又是最大的主持人。他是这个时代的诞生,是洪水中的一滴水。他的诗歌记录了这样一滴水溅,如何加入急流,如何与时俱进。这些记录是他动人的目光。《楚辞》与哲学家哲学家的意识形态一起,它们被保存下来,成为中华文明史上的两个里程碑。

后来人们遇到了《楚辞》并发现它的想象力从头脑中是如此奇异,惊险和华丽,令人难以置信。无论是当时还是以后,面对这样的创作,没有任何艺术可以与之混淆,也无法取代。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精神和艺术奇迹。可以说,它包含了一个时代的所有秘密和激情,所有这些都在特殊的生活中汇集在一起。

道路燃烧着金黄色的金色,这足以让整个国家都有金色的边缘。这是诗人的荣耀和命运。

后人期待以一种超然的视角来冷静地判断和识别过去的时代。他们想要找出错误,幸运和悲伤,并区分个人和集体,水滴和趋势。这是一个大碰撞,大选择和大集成的时代。生活就是这样,思想和艺术也是如此。在各种相互交织的冲击和纠缠斗争之间,生命终于以惊人的亮度爆发,天空的历史是光明的。

壮丽的南国

《诗经》写作时间早于西周初至春秋中期形成的《楚辞》。从中国最早的诗集,我们很少看到南国的描述。《诗经》当时只有少数诗歌属于长江流域,更多的是北方的民歌。就艺术记录的特点而言,其气氛基本上属于北方。我们可能希望看到更多南方的壮丽,以满足南方的一些神秘面纱。事实上,该国的南部地区,如楚迪,也有一个密集而悠久的艺术。温暖的气候和辽阔的土地也包含令人兴奋的歌声。这些歌曲的质地与干燥和粗糙的北方非常不同。在今天看来,《诗经》中记录的世界似乎呈现出一个相对封闭的北方人物;楚的歌声也很强烈。在当时不为人知的南部地区,盛开的艺术之花非常具有侵略性。当历史的帷幕被拉开一点时,人们终于听到了楚的声音,看到了另一种生活的宏伟诠释。

在巫术盛行的湘乡两岸,那些狂野而粗犷的歌手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在战国的七位英雄中,楚国拥有最大的领土,广阔的土地位于河流和河流之上。山脉在滚动和滚动。在山峦和水域的岸边,自然界中有无数的褶皱,生活着一个强大而勇敢的民族。他们听了南音,这对北方人来说有点令人费解。他们邀请鬼魂与被遗忘的歌曲一起跳舞,向内心承认,抬头仰望并虔诚地祈祷,渴望在现实生活中得救和帮助。在反对命运的过程中,他们利用这种特殊的仪式来引入另一个世界的力量。后来,这似乎是一种严重依赖日常生活来追求神奇力量的方法。

人,鬼和神交织在一起的精神世界是楚独有的共生状态,在《诗经》中很少见。在楚人的歌唱中,我们感受到另一种文化。它令人困惑,笼罩在潮湿的雾气中,在山的阴影下闪烁。因为南部是潮湿和温暖的,水是滴水,所以植物得到更多的灌溉和保湿,往往有更多的茂盛生长,所以绿色攀登迅速蔓延,地球覆盖着厚厚的植被层。在这种自然环境中产生的歌曲是如此不同,以至于内容当然会有所不同。它充满了阴,奇怪和狂野,一切都与北方不同。在这些方面,水汽和阴沉,长而傲慢,可能会超过《诗经》。简而言之,他们的审美特征明显不同。

屈原大师

屈原是这些歌手中最杰出的,也是大师。他吸收了楚的丰富的滋养,伴随着深刻而放纵的成长,最后走向了个性的开放和独特的范围,成为一个多年来一直闪耀的伟大歌手。

作为一个致命的一个,当周朝的诗歌没有到达南方,或者参与是浅薄的时候,他把看不见的深地留给了后者,留下了另一个激动人心的示威。打开《楚辞》,就像开幕式一样,人们立刻看到了一个新的国家,这与黄河流域截然不同。从现实到精神气质,一切看起来都非常不同。他们的尴尬经常会发出“兮”和“有些”的声音,这与北方人的长尾有所不同,也许相当于“啊”和“嘿”。当一阵“兮”和“一些”从浓雾和山上发出声响时,它会从远到近形成一种震动,是声音的诱惑。在山脉深处的来电者让我们好奇:他们有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故事,如何努力工作,以及叹息如此漫长。

这些声音伴随着楚人的生活,变成了动人的旋律,并且层层叠叠。宽阔的声波笼罩着我们,强大的磁力击中了我们。我们走向声音,带着一点困惑,混乱,并且带着一种不解的感觉接近它。广阔的山脉和水面浮现在地面上,雾气向两边退去。我们看到了特定的人,看到了一些清晰的外观。它们是黄河以南的南方,长江和淮河的生活,是一个陌生的世界。楚的不同精神和文化要求北方人适应,就像他们需要慢慢阅读他们的方言一样。在这片土地上,人们必须生存,他们必须努力工作,以应对和对抗不可预测的命运。在追求材料的同时,他们也将获得精神享受,享受休闲和愉悦,并制作各种歌曲。

楚民歌和巫术的结合揭示了另一种颜色,这种颜色特别奇怪和敏捷。那些令人困惑的词汇,隐藏的领域,我们不得不等待我们进一步破解。铁马秋风北,杏花春雨江南,大自然的神奇礼物是如此丰富,在寒冷的北国表现是庄严,但到南方是另一种风格。这里的生活接受了地球的诞生,自然景观赋予它们独特的灵性,使其具有不可抗拒的创造力。

我们不禁要问:楚神从何而来?巫术从何而来?他们如何接受人类邀请?这真的很难理解。在这片朦胧的土地上,无数的魔法似乎自然而然地发生,使它们成为正常的生活状态,变成人们精神的气息。在北方人的眼中,即使南方远离庄严庄严的宫廷,也会发现另一种强烈的依赖:接受精神的帮助。通过超越世俗权力的订婚仪式,这需要不同的时间和空间维度。在幽灵和幽灵的遥远而密切的世界里,有不同的规则。正是通过寻求和帮助这些法律,他们依靠这些法律来获得信心。通过他们的吹口哨,有时甚至是狂野的歌声,他们让一片邀请成功,并使一种信心脱颖而出。正是在这一群声中,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被释放了一点,大大加强了这片土地上的生存力量。正是在神秘外力的支持下,南方能够繁衍,发展和成长。

本文摘自《<楚辞>笔记》,张艺,中华书局,2019年。该新闻被授权转载,目前的标题和副标题由编辑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