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周治研,你可以滚了 - 南歌北舞 - 豆豆小说阅读网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91章 周治研,你可以滚了

    徐琛灏想了想周迦南失魂落魄的样子,再看看周治研和那个女生调情的场景,内心一股无名火往上窜着。

    其实他脾气很好,可是现在忍不了了。

    徐琛灏朝着周治研和那个女孩子的方向走了过去。

    周治研看到徐琛灏之后,胳膊略微僵硬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日的状态。

    周治研脸上挂着笑,不屑又轻佻。

    徐琛灏盯着周治研,“你什么意思?”

    周治研:“你没长眼?”

    徐琛灏:“所以我问你是什么意思。不要忘记,你现在是迦南的男朋友。”

    后半句话,徐琛灏几乎是咬着牙说出口的。

    他无法忍受周治研这样不尊重周迦南,周迦南骨子里那么骄傲,哪里受得了这些?

    “呵,你倒是挺喜欢她的啊,真伟大,她男朋友劈腿了,你还得替她出口恶气。”周治研完全没有被徐琛灏的话威胁到,甚至还不断讽刺着他。

    徐琛灏看到周治研不知悔改的样子,脸色愈发地难看。

    “怎么,心疼了?那你去追她啊,看看她会不会跟你在一起。”周治研漫不经心地拽了拽领口,“就算我踹了她,她也只会对我念念不忘,不会回头看你一眼。”

    “你究竟什么意思?”徐琛灏听出了周治研这话的不对劲儿。

    他看着周治研的眼睛:“你当初到底为什么追她?”

    “不愧是经管系学霸,脑子反应挺快的。”周治研拍拍手,毫不走心地夸了徐琛灏一句。

    徐琛灏捏紧了拳头,若不是教养不允许,他现在都想动手打周治研了。

    怎么会有这么渣的人?

    徐琛灏正愤怒的时候,又听到周治研说:“就这么跟你说吧,当年我追她就是为了这一天。”

    徐琛灏:“……”

    “你对幼清的伤害,我加倍还给你喜欢的女人。”周治研笑了笑,“不过周迦南确实挺难搞定的,我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把她骗上床。哦,不过现在我腻了。”

    “你大概不知道吧,她现在天天缠着我,真他妈烦人,是不是挺感叹的,原来她也有这样死缠烂打的一面?”

    徐琛灏这下是真的想动手打人了。

    他抡起了拳头,正要朝着周治研砸拳头的时候,突然被人拉住了。

    “不用打他,脏手。”

    徐琛灏回过头,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周迦南。

    他完全不知道周迦南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刚刚的话,她又听到了多少——

    周治研看到周迦南之后,竟然下意识地跟身边的女孩子拉开了一些距离。

    做完这个动作之后,周治研又觉得自己神经病。

    都准备甩她了,哪里需要在意她的感受?

    想到这里,周治研搂过旁边的姑娘,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去车上等我,我解决一下这里的事儿。”

    那个小姑娘倒是很听话,听到周治研这么说之后,乖乖点了点头,随后就上车了。

    徐琛灏没想到周治研当着周迦南的面儿也这么不收敛,看到他亲那个女生的时候,徐琛灏低头看向了一旁的周迦南。

    她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他却能清楚地感受到她的难过。

    “迦南……”

    “嗯。”周迦南应了一声,她看向徐琛灏,说:“刚才的事情谢谢你,剩下的我自己来解决吧。”

    徐琛灏:“那,我等你。”

    “不用。”周迦南说,“不算什么大事儿,我不至于为了一个人渣想不开。”

    周迦南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她说话的分贝不算高,但周治研却将她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周迦南的表现实在是太淡定了,淡定到他觉得她是装出来的。

    虽然周迦南这么说,但是徐琛灏仍然没有打算离开。

    “你去吧,我等你,正好今天我也没什么事儿。”

    “啧,看来,他对你真的是一往情深。”周治研听到徐琛灏表态之后,立马出声调侃。

    周迦南抬起头来看向了周治研,说:“你跟我走。”

    周治研笑着跟上了周迦南,两个人一块儿走到了餐厅附近一条没有什么人的小路上。

    停下来之后,周迦南就目不转睛地看着周治研。

    她没有开口说话,就只是这样盯着他看。

    她的眼神很复杂,带着愤怒,幽怨,疑惑,还有翻滚的恨意。

    周治研看到她的眼眶红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她快哭了的表情。

    他们两个人同岁,自打周治研有记忆之后,就没有见过周迦南哭。

    周迦南从小就不爱哭。

    但是现在,因为他的背叛,她的眼眶红了。

    想到这里,周治研轻笑了一声。

    他走到她面前,抬起手来捏住了她的下巴,“啧”了一声:“这是要哭了?因为我哭的?真是我的荣幸啊。”

    这番话,字里行间都是讽刺。

    周迦南攥紧了拳头,指甲掐着掌心。

    “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没有什么起伏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周治研笑:“你问什么?”

    周迦南:“今天这个,是第几个?”

    周治研拍了拍她的脸蛋儿,“真聪明,不愧是我们南南啊。”

    “别这么叫我,恶心。”听到周治研这么喊,周迦南的语气陡然尖锐了起来,眼底带着浓浓的厌恶。

    周治研轻笑了一声,贴近她的脸,两个人的鼻尖几乎要抵在一起了:“恶心吗?我记得你可是很喜欢啊,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

    周迦南又是一阵恶心,他身上带着刚刚那个女孩子身上的香水味,她闻着都要吐了。

    周迦南一把推开了周治研,往后退了两步。她这样子看着确实很狼狈。

    至少,周治研从来没有见她这样狼狈过。

    看到周迦南这样子,周治研再次笑了出来。

    “今天这个,是第三个了,暑假我换了两个,你也知道,我本来就是个人渣,睡你这么长时间,我早就腻了。”

    说到这里,周治研停顿了一下,“哦,更何况,我本来也不喜欢你。”

    周迦南屏住了呼吸,她的指甲死死地掐着掌心,整个人几乎要站不稳了。

    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失望。

    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然而,那个罪魁祸首,仍然在毫不留情地讽刺着她,“刚刚你也听到了,正好,省得我再说一遍。”

    “是不是以为我真的对你动了心,为你改邪归正了?这一年下来,你都打算嫁给我了吧?”

    周迦南仍然不说话。

    不是不想说,是她根本不知道说什么,似乎已经被他刺激到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周治研看着周迦南强忍着眼泪的样子,内心十分畅快——

    他等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呵,周迦南再高冷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被他玩得团团转?

    “让我猜一猜啊……”周治研再次摸上了周迦南的脸,“你今天喊我出来,是不是为了跟我商量出国的事儿?怎么,已经开始规划未来了?”

    “可惜啊,我腻了。”周治研说,“要是你一直像之前一样爱答不理的,说不定我还能跟你谈到大学毕业,但是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死缠烂打,真是招人烦。”

    “昨天晚上你在哪里。”周迦南深吸了一口气,沙哑着声音问出了这个问题。

    周治研又是一笑,“要听实话是吗,实话就是,我在酒店,跟刚刚那姑娘滚床单。你早上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们刚来了一发,这样的答案满意吗?”

    周迦南觉得,自己心上像是被人狠狠插了一刀一样。

    她之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她也不知道,感情竟然能伤人至此。

    她恨周治研吗,是恨的,但她更恨这样不理智的自己。

    她现在是什么样子?

    一个已经劈腿过几次的男人,她竟然还在缠着他不断问问题。

    ——周迦南,你的傲气都去哪里了?

    “最后一个问题。”周迦南看着周治研的眼睛,“你追我,是为了替周幼清报复徐琛灏?”

    “是。”周治研毫不犹豫地点头承认了,“徐琛灏不识好歹,一次又一次欺负幼清,我当然得让他长长记性。你也看到了,这办法挺有效果的不是吗,瞧瞧他那样子,啧……”

    “好。”周迦南再次深呼吸,“周治研,你可以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