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又穿了? - 陌老虎 - 豆豆小说阅读网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二章 又穿了?

    翌日,宋浩伸了一个懒腰,睁开了眼睛,看看四周还是在寝室里,哎!自己昨天晚上,把自己这半辈子的好事都想了一遍,结果那也没去成!难道昨天的事就是一个偶然。

    宋浩试着活动一下身体,屁股的伤没那么疼了,寝室的人帮他打好饭都去上课了。他试着下床走动,还可以,自己慢慢的走路没有问题,宋浩来到窗前,外面天空晴朗,阳光明媚,真是一个好天气。

    宋浩想到了女儿,自己有三天没见到女儿了,不过他现在不敢回家,怕妈妈看到他的样子担心。

    宋浩在窗边呆了一会,又晃晃悠悠回到床上,心里暗想,自己快点好吧!

    晚上的时候,寝室的兄弟都回来了,宋浩用一半屁股坐在桌前吃他们带的晚饭。

    “御园是“奇秀甲于东南”的江南名园。始建于明代嘉靖三十八年......”

    孙健拿着一本资料,嘴里絮絮叨叨背着。

    “老七,你准备当导游啊?”宋浩好奇的问道。

    “嘿嘿!周六不是去玩吗?我先熟悉熟悉!”孙健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精神可嘉啊!”

    “还不是为了在妹子面前表现的有学问吗!”寝室老三苗正林阴阳怪气的说道,他和孙健在老大胡大海女友小梅的室友中,看上了同一个女孩,两人现在是情敌关系。

    “切!老苗你有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味道啊!”孙健站了起来,晃悠悠靠近苗正林的床铺,猛的一把抢过他手中的书。

    “哈哈!哈哈!三哥你牛啊,你比我狠,你这是打算去拆房子啊!”

    孙健抢过苗正林的书,看罢哈哈大笑。

    “给我,给我,你怎那么烦人哪!”苗正林一伸手抢过孙健手中的书。

    宋浩斜瞥了一眼,一口饭差点喷出来,见苗正林手中的书是《御园园林建筑构造》。

    躺在床上,宋浩听到孙健还在那背个没完,不由得调侃道:“孙健,你要是这个劲头用在英语六级的考试上,是不是早就过了啊!至于四级还那么磕磕巴巴吗?”

    孙健立马反驳道:“那能一样吗?动力!动力不一样啊!二哥你和嫂子那会是不是特有动力?”

    “啊!”宋浩陷入了沉默,心里想了一下,好像是这样的,以前自己在高中成绩基本就是班级中上的水平,而王琪的成绩一直都是班级第一,自己是为了拉近和王琪的距离才拼命学习的!看来从某种角度来看,早恋是有助学习的。

    算了!这些事情已经离自己太遥远了,睡觉!

    迷迷瞪瞪,宋浩翻了一个身,哎呀!屁股的疼痛让他清醒了一些。咦!自己怎么睡在地上!宋浩顿时惊醒起来,狐疑的看了一下四周,宋浩差点惊呼出声。

    “啊!”这是哪里?只见自己是在一片草地上躺着,放眼望去四周是个偌大的庭院,不远处就是一个池塘,上有水廊相连,远处有座小楼上面有字,不过夜色太黑看不清楚。

    “我去!”宋浩心中暗惊,难道又回到过去啦?可是现在自己在哪啊?他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坐了起来。这时却见一人身穿白色长衫急急匆匆从远处一个月门小跑出来,神情鬼鬼祟祟,正向自己这边过来。

    “谁?”那人突然看见在草地中的宋浩,惊呼一声道。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宋浩也不慌乱,叫道:“我!”其实宋浩此时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过只要那人称呼自己,那他自然也就知道现在他是谁了。

    “哎呀!吓我一挑,潘少爷啊!这么晚您还不睡?怎么坐在地上了?”

    那人马上跑上前来,扶起了宋浩。

    宋浩也不知道潘少爷是谁?只是装做淡定的样子说道:“哦!刚才摔了一跤!现在就回去!”

    “原来是这样啊!那小人就不耽误少爷了!”那人躬身一礼,向一边走去。

    宋浩看着那人远去的身影,心中疑窦丛生,这家伙看上去行色匆匆,鬼鬼祟祟似乎有些诡异。

    宋浩见那人走远,便悄悄跟在那人后面,此时园内远处虽有灯火,却照不到这里,不过那人穿得白衣,倒也能够看清,宋浩一路小心谨慎的尾随。见那人七扭八拐穿过几趟月门,来到一处假山前。

    宋浩藏在远处一棵树后,偷偷的窥视。

    不过时,一名体态婀娜的女人走了过来,那白衣男子见了,连忙迎了过去,低声说道:“老爷他睡了?”

    那女人摇摇头,小声道:“没睡哪,正和管家说明天搬家的事!我怕你等得急了就先过来了!”

    “咳!命都要保不住了,还搬家,老爷就是舍命不舍财啊!”那个白衣男人不屑的说道。

    “可是?远华哥!那些鞑子来了,我们能保住性命吗?”那个女人一脸的忧心忡忡。

    “莲妹!他们家大业大,自然怕那些鞑子惦记,我们小门小户有什么怕的,等他们明天一走,我们起了藏得东西,到乡下去,买上几晌地当个土财主就舒舒服服的过下半辈子就好了!”

    “远华哥!我可全靠你了!”女人一下扑到男子怀中,那男人也不做作,几下除去那女人的小衣,手法熟练,看来做这事也不是一次二次了。

    宋浩在远处看得目瞪口呆暗暗咂舌,心中暗道:“我去,这古人很开放啊!”

    等了半晌,那对男女了事。突然,那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凶狞,趁那女人穿衣之时,双手狠狠掐住女人的脖颈,恶狠狠的说道:“莲妹啊,对不住了,那鞑子说来就来,哥等不到明天了,有缘咱们下辈子再见吧!”

    那女人眼睛睁得大大的,脸色已经涨得通红,身体不断扭动,却挣脱不得,连喊叫都出不得声。

    宋浩心中纠结,到底救不救这女人。只是想到自己体伤未愈,只怕出手就是白搭自己一条性命。

    只在犹豫之间,那男人已经收手,想必那女人已经遭了毒手。那男人左右看了几眼,在女人尸身上带上一块大石,直接沉入了旁边池塘。又从假山后面取出一把铁铲,急匆匆奔远处走去。

    宋浩心中满是遗憾,可惜这如花女子信了渣男,害了自己性命。他想要知道那男人要干什么去!按捺住心中恐慌,偷偷的又跟在男人身后。

    只见那男人转了几个弯,便来到一棵银杏树前,四周扫视一番,便在树下挖了起来,只是那男人只挖了一铲,就看到远处来了一串灯笼,急忙藏身在树后。宋浩离那灯笼近些,见是四名大汉腰带短刀,打着灯笼一路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