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没有野男人,野男人只有你 - 三宝妖娆 - 豆豆小说阅读网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章 没有野男人,野男人只有你

    她连忙拉住他,“别!你没看到我妈在家吗?快点走啊!”

    说完,拖着男人就往楼下走。

    厉封北不情不愿地被她拉着,幽沉的眼神落在两人相握的手掌,“温乔,你在心虚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去你家?你在家里藏了野男人!”

    藏了野男人……

    温乔深呼吸一口气,强忍住糊他一脸的冲动,“没有野男人,就算有也是你。”

    是吗?只有他!

    这个说法他喜欢,立马就顺了毛,男人翘起的嘴角变成上扬的弧度。

    一直走到楼下,找了个相对隐蔽的位置,温乔才松开了厉封北。

    她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后怕地拍着胸口,“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厉封北被她的样子气笑了。

    别的女人谁见到他,不是像花蝴蝶一般往他身上扑?她倒好,唯恐被人看见!

    “为什么不让我见家长?”他冷冷问。

    温乔呼完一口气,一脸看白痴的眼神,“我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们之间不合适,迟早要分开的,有什么好见的!”

    厉封北唇角的温度渐渐地冷了下来,声音冰冷地像是寒冰,“谁说我们迟早要分开?还是你根本就没有想过想要陪我走到最后?”

    “这有什么区别吗?你以为你能够一辈子喜欢我?”温乔一脸语重心长,“你现在也不叫喜欢我,只是对我有一种新鲜感罢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你那个不是……”

    她斜着眼,往他身下瞥,一脸意味深长,“你那……咳,不是对其他女人没感觉嘛,但这只是暂时的,你的身体迟早会好起来,到时候……到时候……”

    到时候就会离开她,找更漂亮更妩媚的女人吧?

    毕竟,以他的条件,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一早就知道的事情,可是现在却说不出口,心口闷闷地,像是堵着一块大石头。

    “到时候……厉封北,你到时候……”

    会跟别人女人做他们做过的亲密之事,会在别人的耳边说着动人的情话,而那时候,她……她该怎么办?

    千言万语,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厉封北幽深炙热的眸,目光沉沉地望着她,“说完了?”

    温乔垂下视线,鼻头忍不住发酸。

    厉封北忽然上前一步,掐着她的肩膀,正言厉色地问道:“温乔,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温乔闭着眼,好一会,才艰难地晃了一下头。

    不算点头,也不算摇头,只是晃了一下头。

    抓着她的肩膀的那只手,攸地用力,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她的骨头给捏碎了。

    忽然,男人松开她,低低地笑了起来,“我早就该知道,早该知道!你就是只养不活白眼狼,没有心的女人!我对你难道还不够好吗?”

    他对她不好吗?好!在他的底线范围内,她想要什么他都会满足她!

    可是,她不敢。

    那天在老宅,望着那些看着她的眼神,她就像是一个外来者,跟那样的人群,那样的环境……格格不入。

    他也一样,一身贵气的厉封北,跟这种破败的环境,一点都不搭。

    他不该来这种地方的,他不属于这种地方。

    温乔放置在身侧的手掌紧紧地握在一起,手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掌心。

    她是个胆小鬼,情爱就是洪水猛兽,一旦沾染就是万劫不复,她只是想带着她的晨晨,平平淡淡地过平凡的日子。

    厉封北盯着她无动无衷的小脸,黑色的瞳孔渐渐地变成了湛蓝色,如野兽一般,发出绝望而又愤怒地低吼:“你说话呀!你反驳呀!”

    温乔强忍着想要落泪的冲动,咬着牙,斩钉截铁地说:“是,就算你对我再好我都不喜欢你,既然知道会是那样的结局,何必等到结局悲惨时再回头?”

    “你!”厉封北高大的身影往后退了两步,怒极反笑,“温乔,你真是好样的!好样的!”

    说完他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来。

    高大的背影对着她,看起来竟有几分落寞。

    “温乔,我说过,我想要的东西就没有要不到的!这段时间你好好想清楚,最好不要任性地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出来,等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回来了,我还宠着你!”

    温乔心口遽然一疼。

    她张了张嘴,想开口,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或许在这种时候,说任何话都是多余的吧。

    厉封北本以为她会挽留,自嘲地冷笑一声,“还有一句话要告诉你,我厉封北的儿子绝对不会让他流落在外!至于你为什么会生下我儿子这件事,你最好主动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在来的路上,他一直气愤,气愤她竟然真的赶去相亲,完全不顾他的心情。

    可他内心深处却是开心的,开心地很,这么多年,第一次体会到那种又酸又涨的感情。

    嘴上说着要找她算账,实际上,心里的喜悦快要溢出来,才会在见到她,就忍不住想要吻她。

    吻住这个女人,这个偷偷给他生下孩子的女人。

    可是这个女人,总知道怎么让他不开心,怎么惹他生气。

    顺从他,取悦他有那么难吗?

    温乔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远,看着北秦给他打开车门,看着他弯腰坐进车里,看着车子扬长而去,消失在夜色里。

    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他知道晨晨是他的孩子了,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知道,如果她不回去,他一定会采取手段将晨晨抢回去的,之所以现在对她放心,只是因为她飞不出他的手掌心。

    就像此时此刻,在某些见不到的角落,正有人二十四小时地监视她。

    她逃不掉的!

    难道真要一辈子在他身边?哪怕有一天他厌弃她了,不要她了,她也还是只能留在他的身边,像个等待临幸的妃子,可怜巴巴地祈求他的一点怜爱吗?

    如果她没有对他动心,说不定她还能够忍受,可是她……她已经做不到了……

    爱是自私的,她没有办法跟别的女人分享他。

    在得知苏曼是他未婚妻的时候,她一方面恼,一方面却是心痛,疼到痉挛、麻木,更恨,恨他的欺骗和隐瞒。

    她打定了主意不再理会他了,他却又来了,强势地跟她解释,说他们只是合作关系。

    她好不容下下定的决心,因为他一句话,竟又开始动摇,她唾弃这样毫无原则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