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证据 - 也卿 - 豆豆小说阅读网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0章 证据

    “我知道秦家小公爷是当年张泉的私生子。”这句话无疑震惊到了所有人的心。

    不管是当年的张家还是秦家,这两家没有任何的关系,如今被元李氏传出如今权势滔天的秦小公爷是当年张泉的私生子,这个消息无疑有着很多的疑点。

    毕竟,秦国公怎么会去领养张泉的私生子?

    秦寅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元李氏,大手早已紧握成拳,脚步已经开始挪动,如今这样的局面如若不立即制止那个元李氏,定然会发生不可阻挡的事情。

    秦寅刚刚跨出两步,风洵便站在他的面前,温和的说道:“小公爷,这么紧张做什么,元夫人的故事可是还没有说完呢。”

    此刻所有人都是在僵持着,不管是三皇子的人还是秦寅所带来的人,都是随着主子的眼神盯在元李氏的身上。

    然而,都是被风洵的人制止,元李氏此刻无疑是在鬼门关徘徊,感受到所有人的视线都是放在她的身上,淡定的说道:“秦小公爷,不要别人戳中你的痛处了,便想要杀人灭口。”

    元李氏说着,清凉的目光依旧是看着元盛昌,“今日是你不仁在先,那就别怪我无义。”

    秦寅双目怒视着对视着他的风洵,字眼明了的说道:“你司礼监就非得与本公爷做对?”

    “小公爷多虑了,本座都说了是要伸张正义,毕竟,所有人都该知晓当年张家的事情,什么被江湖中人一夜洗空张府,什么一夜之间江湖中人士一夜之间血洗张府,这些都是以讹传讹,真相谁都不知道。”

    风洵说着,薄唇出勾勒着的冷笑那般明显,无疑是在彰显着今日他占尽了上风,“竟然今日有人要还当年张家一个真相,本座自然不会拦着,但是今日有谁敢拦着给张家真相的人,那就别怪本座不客气。”

    “本公爷有哪里得罪了你司礼监,要这般对付秦家?”秦寅自然是知晓风洵的实力,或许在朝堂大事中风洵没有他秦寅有能力,但是司礼监的人,那是比禁卫军都还要高深莫测,他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便衣司礼监的人,自然有些畏手畏脚。

    “秦小公爷自然是没有得罪本座甚至司礼监,只是,当年本座救下太子殿下后,是张家老爷出手救了太子,所以,这般交情,本座不会让谁阻拦当年张家的真相。”风洵笑盈盈的说着,好似面前站着的秦寅是什么旧友一般。

    秦寅微微一愣,倒是也没有想到当年风洵把太子从大火中救出后,是张家的人医治的太子,也难怪太子与元尧的关系如此好。

    风洵没有等秦寅开口,便转身,看着元李氏,轻和道:“元夫人,你可以继续说。”

    “当然了,要是能拿出证据,你所说的话更让人信服。”风洵懒散的说着,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元盛昌。

    果然,下一刻,元盛昌着急的往前走了一步,声音中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惊颤,“雯岚!你不能瞎说,启儿今日为夫一定会给他讨一个公道。”

    元李氏嘴角噙着一抹淡笑,看着元盛昌,“秦小公爷是张泉当年在外面的私生子,而生母乃是秦国公的发小,也就是如今一直住在秦小公爷院落中的奶娘!”

    轰!

    所有人都开始交头接耳。

    “元夫人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况且,这些年秦国公明着暗着都是非常疼爱小公爷的,小公爷怎么可能是张泉的私生子啊。”

    “这氏族之间的事情,或许都是公开的秘密,只是我们这种小老百姓不知道而已,不过,若是小公爷是张泉的私生子,把张家灭门了也情有可原,明明只有一个姑娘,怎么就不把小公爷带回府呀。”

    “你们可闭嘴吧,没看清如今的情势?如今是多事之秋。”

    果然,交谈的两人声音小了好多,他们俩相互看了一眼,继续说道:“如此说来,小公爷可是玩的一手好计谋,不过那个时候的小公爷也不过十三四岁,如今张晴晴的儿子都已经十六七岁,都已经过去了十六七年,没想到今日被拿到明面上来说。”

    “嘘!看小公爷的眼神,看来元李氏说的**不离十。”

    二人把目光又重新看向大堂中央的秦寅,以及三皇子,还有元盛昌。

    “李雯岚,你要知道你说出一些妖言惑众的话不光会害死元家就连你李家也躲不过。”元盛昌再一次的警告的说道。

    元李氏仍然目光漠然,“秦小公爷的的确确是从秦国公府出生的,所有人都知晓小公爷乃是国公爷的嫡子,就连国公府的夫人都以为是秦国公的孩子,秦夫人生下当今贵妃娘娘后在也没有生育能力,就把小公爷养在身边,也是百般疼爱。”

    “小公爷早年是孩童时一直以为是国公爷的亲子,却在十岁那年,秦国公以及小公爷的奶娘,也就是小公爷的生母,亲口说出了小公爷的身世,在加上那个时候秦国公早已对张泉痛恨,便把自己的那份痛恨加在小公爷的身上。”

    “日日说,夜夜念,张泉是负了小公爷亲娘的人,张家的一切都是属于小公爷,也果然如秦国公所言,张家的一切如今都是秦小公爷的。”

    “或许秦小公爷的身世和张泉当年的风、流韵事只是让大家有着茶余饭后的话题聊,不过,张家一夜之间被屠杀,元盛昌便不把张晴晴当人看,就连那个时候的元尧也连带这被元盛昌嫌弃。”

    “最终,张晴晴含恨而终,张晴晴的嫁妆被我完美的夺走,都说是我害死的张晴晴,呵!”元李氏说着,嘴角都不由掀起一抹冷笑,“我当时不过只是一个妾室,或许当年元盛昌的的确确对我有着怜爱,不然也不会让我坐上了元夫人的位置。”

    “不过,现在想想,也不过是想我背负一些骂名罢了,张晴晴被一个小妾而害死,所有的嫁妆全部在我的名下,果然是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几只魔鬼。”元李氏说着,嘴角的笑意好似释然着什么:“千岁爷不是要证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