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没有保留,没有遗漏 - 飘荡墨尔本 - 豆豆小说阅读网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八章 没有保留,没有遗漏

    “哥哥落下了什么最珍贵的东东嘞?艺艺一定帮哥哥全须全尾地带回去。”文艺打完包票还嫌不够,紧接着来了一句:“保证不摔摔!”

    “真的吗?艺艺这么保证,那哥哥就信了,文化大使说到可要做到才行。”文学一脸的宠溺,如果不是离得太远,肯定跟着一个摸头杀。

    “那必须啊~说吧,最珍贵的东东?是酒还是什么!”撒娇妖姬的语气,软糯中带着霸气。

    “你。”文学的回答,就只有一个字,简单而坚定。

    “艺艺怎么了?哥哥怎么说话说一半半?”文艺一时没有反应。

    “哥哥这次没能把最珍贵的妹妹带回来,文化大使记得答应过我不能把她摔了的。”文学用最温柔的语气安慰文艺受伤的一颗心。

    文艺顿了顿,心软的一塌糊涂,嘴却是很硬:“啊哥哥,你怎么可以酱紫,你怎么可以说自己的妹妹是东西!”

    “难道我妹妹不是东西?”文学用国民绅士最标准的笑容回应。

    “啊哥哥!!!你可真是坏死死的!”文艺发现“东西”是个坑,自己怎么回答都是错。

    “那等你回来,坏死死的哥哥就给你当沙包包。”文学有一万种让自己的妹妹高兴的方式,给妹妹当沙包,只是其中之一。

    “文小学同学,你酱紫是不对的!”文艺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认可自己作为妹妹的身份,毕竟她才笑了文学五分钟。

    “怎么不对?”文学极度谦虚地准备接受批评。

    “你把一身的撩妹技巧都放到自己亲妹妹的身上,酱紫很容易孤独终老的!”萝魔女孩的脸上,挂着怒其不争的表情。

    只是“怒”得有点可爱。

    是以,撒娇的成分,远远盖过了“发怒”。

    “不怕,我就算孤独终老,也还有酒文化大使妹妹可以负责养我一辈子,不是吗?”

    只要妈妈身体健康,妹妹一辈子都无忧无虑,文学并不在意自己是不是会孤独终老。

    他是个悲观且抑郁的人,尽管没有人能够发现。

    “这个呀!好说!好说~艺艺明儿个就回去,帮你把文化酒业打理地井井有条的。从后天开始,本大使要寄情于工作。”文·古惑·艺的回答,那叫一个霸气:“文小学同学只需要负责在家貌美如花就行了。”

    “似玉行不行?”文学和文艺打商量。

    “嗯嗯,那酱紫的话,艺艺负责貌美如花,哥哥负责貌美似玉。以后就是如花似玉的一家子。”文艺有心情开玩笑,文学就放心了很多。

    第五夏的笑容,对文艺来说,也一样是意义重大。

    重大到让文艺觉得,自己之前在意的很多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

    她和第五夏努力了五年,都没有能够达成的成就,楼尚大师才几天就做到了。

    她还有什么理由不放手?

    还好,艺艺只是情不自禁地“随口”表白了两次。

    按照文艺和第五夏长期以来,事不过三的原则,两次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

    “啊夏夏,艺艺明天就回去了哦。”文艺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决定。

    这一次,没有雄赳赳气昂昂,也没有撰写偶像剧本。

    平静地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你生气?”第五夏的心,并没有她的外表看起来那么冷。

    “怎么会!艺艺本来就是定的明天。昨天是考虑到需要自己拿行李,才会生气气把哥哥给骗回去。艺艺现在连一件行李李都没有了,就可以走得潇潇又洒洒了。”文艺和第五夏正式“告别”。

    文艺找了一个理由,尽管这个理由,第五夏一听就是假的。

    这种善意的谎言,文艺经常会说,第五夏一听就懂,从不拆穿。

    “楼尚?一起?”第五夏一直都不知道也没有问楼尚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才没有嘞,艺艺干嘛要和楼尚大师一起回去?”文艺否认地无比坚决。

    “喜欢?……因为。”第五夏说话的语序有些混乱,原本两个字就能表达清楚的事情,非要达到三字诀及以上,也真是难为她了。

    第五夏很清楚,文艺是因为自己发过去的,楼尚在艾莱岛的照片,才会刚刚回国又飞回苏格兰一趟。

    如果不是因为想要推广布伦施威格威士忌,文艺上一次就不会匆匆忙忙地回国,去赶文化酒业一年一度的品鉴盛典。

    如果不是因为在一系列的误会过后喜欢上楼尚大师,文艺也不会这么匆匆忙忙又赶回来一趟。

    “喜欢……大师……嘿?文化大使是有喜欢过楼尚大师了啦,还让夏夏回国帮忙把关了,不是吗?但素涅,认真想了想,艺艺还是更喜欢鲁路修和塞巴斯酱,昨天看了一晚上,现在已经沉醉其中无法自拔了。”文艺做了个一脸陶醉并且眼冒红心的表情。(注)

    “喜欢过?”第五夏的语气,虽然没有表达出惊讶,但她抓住的重点,就是惊讶本身。

    “嗯嗯夏夏也知道的,艺艺一年要喜欢好多好过个男生的。比起现实生活里的男生,还是漫画里面的正太,更得本大使的欢心。”一晚上的时间,文艺的爱和喜欢就从三次元切换到了二次元。

    文艺喜欢一个男生,不论是二次元的,还是影视作品里面的,确实是没有过长性的。

    文艺可以在喜欢的那一秒,就直接去表白,当然也可以在放下的那一秒,就直接换人。

    但一晚上就切换次元,而且还同时喜欢上两个,就有点夸张。

    一秒就喜欢,一秒就放弃,这是专属小孩子的没长性。

    第五夏不说话,她就盯着文艺看。

    她要用洞若观火的眼睛,看看文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第五夏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做什么丘比特地球总代,她不会去撮合文艺和任何人。

    只要文艺高兴,就什么都行。

    “啊夏夏,你不要酱紫看着人家了啦,酱紫艺艺什么秘密都会被你看穿穿了呀!”

    文艺越是心虚,第五夏就越是不会收起探寻的眼神。

    “讨厌厌啦,夏夏怎么可以一点秘密都不给艺艺留?夏夏要是再这样看下去,可素会失去艺艺的哦。”文艺打算用撒娇蒙混过关。

    然并卵,第五夏早已免疫。

    “好吧,好吧,那艺艺就从实招了吧,夏夏自己看吧。”文艺打开了自己的微小信,翻开前一天发的动态。

    文艺在推小特上的配文是【活久见系列之我夏的笑】,在微小信上的配文只有两个字……【弯了】。

    配图都是第五夏的小酒窝长睫毛。

    第五夏对配图里面那个挂着笑容的女生感到陌生。

    她是不会笑的,所以会笑的那个人不是她。

    第五夏对配图里面的文字也感到陌生。

    她的中文阅读能力,还停留在差不多三岁的水平。

    “; l-e,艺艺发的是弯了,看明白了吗?艺艺要是再留下来,不是被你掰弯就是把你掰弯。”文艺的理由越找越多。

    “这样吗?”第五夏往文艺的脸直接凑了过去,整个一副【不用你掰,我看到你自己就直接弯了】的架势。

    在两唇相接的那一个刹那,文艺推开了第五夏:“本大使……有洁癖……夏夏不知道吗?咱俩要是一起弯,那就……纯弯,嘴对嘴的亲密接触什么的,就不要了……要不然……夏夏去刷个十次八次牙牙,再全身用酒精消个毒毒……”

    “下个月。”第五夏收回了自己的动作,留下了一个没有情绪的三字诀。

    “啊?下个月嘿?夏夏是准备下个月刷牙牙还是准备下个月消毒毒啊?”文艺有那么一点不自在。

    也难怪有那么多人,劝大家不要撒谎。

    一个小小的谎言,要用很多个谎言来掩盖,到最后,就很有可能会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比如现在。

    “去看你。”言简意赅的又一个三字诀。

    “这个……呃……那个……呃,夏夏的意思是所下个月回国看艺艺是吧,是消毒还是不消毒的那一种……?”文艺有点心虚。

    如果夏夏真的因为她的一条朋友圈就弯了,那艺艺是弯呢?还是不弯呢?

    艺艺和夏夏在一起一辈子,好像,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

    撒娇妖姬疑惑了,她之前满心的醋意,到底是吃的第五夏的醋,还是吃的楼尚的醋?

    第五夏没有再和文艺继续这个话题。

    萝魔女孩掉进了自己的思维怪圈,只有等她自己出来,才能想明白。

    …………………………

    第二天一早,文艺走了。

    这一次是真的走了。

    文艺以为自己可以潇潇洒洒,但她还是在机场红了眼睛。

    “留下来。”第五夏很少直接表达自己的不舍。

    “艺艺也想的,但文化大使要回去继承家业呢。还有我麻麻,她身体不好。麻麻现在同意艺艺回国了,艺艺肯定不能一直不回去。”

    文艺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文艺是老早就想回国了,如果不是仝画一直都不放心的话。

    “不要哭。”第五夏帮文艺擦了擦眼泪。

    文艺经常哭,但第五夏还是最见不得文艺的眼泪。

    她宁愿文艺对她撒娇或者生气。

    当你真正在意一个的人时候,就不会因为她哭的次数多了,就觉得不需要安慰了。

    “嗯嗯,艺艺不哭,就是艺艺好失败,努力了这么久,都没有能够把夏夏逗笑,夏夏以后要多笑一笑,夏夏笑起来最好看。”文艺一边忍者眼泪,一边努力地笑。

    “不失败。”第五夏是因为文艺说她和楼尚是一家人,说完还说有学院关系才不知不觉的笑了。

    只不过,文艺当时的情绪不对,所以也就不觉得这个笑和自己有关。

    尽管非常不习惯,但第五夏还是对着文艺,展露了一遍自己的笑容。

    第一次,真正的,有意识的笑。

    没有因为被文艺看到,就直接收起了酒窝。

    笑,对于第五夏来说,仍然是一个非常勉强的动作。

    但她愿意为了文艺努力,第五夏对文艺的宠溺,一点都不会比文学少。

    文艺的世界,在这一秒,忽然就变得安静了。

    “啊夏夏,你酱紫笑很犯规你知道吗?艺艺都要走了,你却对着艺艺笑,那艺艺以后怎么办?还没喝酒,想起你的酒窝就醉了。”文艺避开了第五夏的脸,趁势给了一个拥抱。

    她知道第五夏有些不一样了,却始终不认为和自己有关。

    太多的情感交织在一起,文艺的情感乱了。

    “帮你喝。”第五夏一向都和醉绝缘。

    “隔着一万公里,怎么帮?”

    “下个月。去看你。”第五夏又说了一遍前一天让文艺陷入怪圈的话。

    “看多久?”文艺已经不奢望可以把夏夏拐带回家这件事情了。

    “你高兴。”第五夏说完,也不顾文艺会不会反对,直接用英文告诉文艺:“我有好多的事情,想要和你说,但我自己都还没有理清头绪。对不起,这几天,忽略了你。等我做好了决定,我就去当面告诉你。你可不可以,不要难过,也不要生我的气,等着我去找你。”

    “嗯,艺艺会乖乖的,夏夏也要乖乖的。要乖乖地笑,乖乖地吃饭,乖乖地和楼尚大师相亲相爱,艺艺不难过,也不生气。”

    文艺走了,早就已经康复到可以做飞机的状态的楼尚,却还是留了下来。

    楼尚有说和第五夏一起送文艺到机场,文艺拒绝了,理由是她没有行李。

    楼尚又说让文艺多留几天,和他一起回去,文艺还是拒绝了。

    既然决定要远离,那就要离得彻底。

    从今往后,谁要再说闺蜜都是塑料姐妹情,文艺就和谁急。

    第五夏还是习惯住在自己的小公寓,在离开文艺的度假屋之前,第五夏抱着一堆文件,走进了楼尚所在的房间。

    当着楼尚的面,把所有的文件,一股脑儿都扔到了床上,然后,转身离开。

    所有=耶罗尼米斯留给她的,全部四份遗嘱文件。

    没有保留,没有遗漏。

    拖泥带水,从来都不是第五夏的习惯。